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比亚迪刀片电池供应商惠强新材“撤单”科创板:应收账款常年逾期,信息披露或存瑕疵|清流·IPO

时间:06-0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50

比亚迪刀片电池供应商惠强新材“撤单”科创板:应收账款常年逾期,信息披露或存瑕疵|清流·IPO

出品|清流工作室作者|周淼 主编|赵妍日前,锂电池隔膜企业——河南惠强新能源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惠强新材”)在回复上交所首轮问询后便撤回了上市申请。惠强新材原计划在科创板上市,并拟募资5.02亿元投建于驻马店高性能锂电池隔膜生产项目等。该公司主要从事锂电池隔膜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三层共挤隔膜、单层隔膜和涂覆隔膜,大客户中包括了比亚迪(002594.SZ)、鹏辉能源(300438.SZ)等锂电池制造商,比亚迪在2022年一度贡献超55%的收入。惠强新材是比亚迪刀片电池的隔膜供应商之一。需要说明的是,锂电池隔膜主要通过湿法、干法两种工艺技术制备,其中湿法隔膜一直是市场主流产品。不过,惠强新材的锂电池隔膜主要以干法为基础,也就是非市场主流技术路线。在首轮问询中,上交所便就干法隔膜技术路线与核心产品的市场发展空间等提出问询。惠强新材在回复中解释了公司所在的干法隔膜市场市占率较低的原因,并称将择机进入湿法隔膜领域。但截至目前,其产品结构仍然单一,2019年至2022年第一季度,干法隔膜始终是公司重要营收来源,占收入比均在95%以上。 而从盈利来看,惠强新干法隔膜对应的毛利率自2019年的45%降至去年一季度的34%,与之对比的是,可比同行公司主业毛利率均值均在40%以上,其中主营湿法隔膜的恩捷股份(002812.SZ)则一度超50%。应收账款常年逾期数据显示,2019年末至2022年3月,惠强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9亿元、1.56亿元、2.18亿元、6323.89万元;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8244.78万元、1.13亿元、1.43亿元和1.73亿元,占收入比不断提高,一度超70%。在2022年3月,惠强新材的应收账款净额已经超同期收入。对此,惠强新材称,如果未来宏观经济形势下行、下游行业景气度下滑或下游客户自身经营条件恶化导致不能及时回款,将会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惠强新材已经出现应收账款逾期的情况。2020年至2022年,惠强新材应收账款逾期款项金额分别为7805.55万元、8162.57万元和5870.86万元,逾期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61.52%、51.67%、 23.02%;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在惠强应收账款逾期前十大客户中,也有多名客户是惠强新材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客户,且均因资金紧张出现回款放缓。比如新乡市阳光电源制造有限公司、深圳市中天锂电新材料有限公司、深圳市涌进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为惠强新材2019年至2021年的前五大客户,其中阳光电源在2019年、2020年均为其第一大客户,贡献收入占比超10%。应收账款逾期的同时,清流工作室还注意到,惠强新材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也存在低于同行的情况。在招股书中,惠强新材称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制定了较为谨慎的坏账计提政策,与同行不存在重大差异:不过除了1年以内及1-2年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外,惠强新材其他年限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均存在低于同行的情况:比如2-3年应收账款,公司坏账计提比例为20%,星源材质(300568.SZ)、璞泰来(603659.SH)则为49.9%、30%;再如3-4年、4-5年应收账款,公司坏账计提比例为30%、50%,而同行星源材质、璞泰来、恩捷股份则在80%以上。在同行中同样主营干法锂电隔膜的中兴新材的招股书中,惠强新材2-3年、3-4年、4-5年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也低于该公司以及其招股书列举的同行公司金力股份。来源:中兴新材招股书在应收款逐年走高的情况下,惠强新材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已经持续为负,2020年至2022年一季度为-214.64万元、-1198.75万元、-1359.29万元。2022年6月,惠强新材将子公司武汉惠强所有的18项专利进行质押,其中有半数涉及公司核心技术。疑关联方未披露除此之外,清流工作室还注意到,惠强新材对于关联方的信披或存在遗漏。比如在实际控制人王红兵及其近亲属全资或控制的公司方面,除了招股书已披露的关联方外,或还有一家“遂平县华惠塑胶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华惠塑胶”)应被作关联方披露。华惠塑胶与惠强新材并无股权层面的交集,其法定代表人、自然人股东与高管也未被惠强新材列为目前或曾经的关联方。但企查查显示,华惠塑胶成立于2018年,与惠强新材均注册在同一个地址。成立当年,华惠塑胶曾与惠强新材及上述由公司实控人控制的关联方惠强塑业共用同一电话号码;2019年至2022年,该公司工商年报披露的电话号码则是惠强新材的股东以及员工及实控人亲友的持股平台遂平大疆投资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的历史电话号码。同时,清流工作室通过拨打华惠塑胶的历年联系电话,并询问相关销售人员后发现,华惠塑胶目前的销售联系电话,与惠强塑业2022年的工商年报披露的相同,同时工作人员也确认,两家公司都属于惠强集团。这家可能遗漏未披露的“华惠塑胶”是做什么的呢?根据公开资料,华惠塑胶经营范围包括橡胶和塑料制品行业,在2019年对其“年初5000吨聚乙烯制品项目”进行过环评,在2020年曾因生产不合格产品被市监局处罚。也就是说,这家可能遗漏未披露的关联公司,报告期内存在处罚记录。惠强新材实控人王红兵控制的公司中,有另一个情况也值得关注。根据招股书,在报告期内,惠强新材有4家重要关联方注销,这些公司也均由惠强新材实控人王红兵控制,且无实际经营。其中有一家“河南惠强龙骏生物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惠强龙骏”),成立于2021年8月11日,经营范围为塑料制品制造等。而在2021年12月,惠强龙骏便注销了。不过在当地2021年9月发布的报道提到,惠强龙骏年产2万吨生物基全降解制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已经开工建设。既然该公司生产项目已经开工建设,那其究竟是否未实际经营?又为何在成立短短几个月后注销?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实控人王红兵旗下的惠强塑业,曾与惠强新材曾发生过数百万元的资金往来及关联交易,是其报告期内的前五大供应商。报告期各期末,惠强新材向惠强塑业采购电力金额分别为698.65万元、1067.23万元和1174.78万元,占比分别为7.65%、8.12%和5.66%。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惠强新材便因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其他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未及时履行决策审批程序及信披义务被出具警示函,而惠强塑业便牵涉其中。据警示函,惠强塑业在2016年曾占用惠强新材子公司武汉惠强资金累计达1448.16万元,在整改后占用资金及利息均已归还。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